连在一起还走路顶:教练把车开到没人的地方

时间:2021-09-15 09:38

 她将手机放在一旁,假装这不过是不经意发出去的一条消息,和给助理发一句明天吃什么早餐是一个性质的,她不会在乎回应。

    可是随着时间的流逝,她看着静悄悄没有一点反应、像是溺入深海的手机,甚至觉得耳边的雷声都没那么刺耳。

 连在一起还走路顶:教练把车开到没人的地方

    太晚了,她安慰自己。

    也不知道过去了多久,在劈里啪啦的雨声中时莺终于勉强睡了过去。她本来睡眠质量就不好,在这样的雷雨夜她更加没办法安稳地入睡。

    早上雨停了,空气里十分地潮湿。时莺按亮屏幕,上面多了几条信息,但置顶的那个人安安静静的,上面并没有红点。

    在忙吗?还是没看到自己的消息。

    “时莺姐,你怎么了?”助理许婷问。

    女人呼出一口气,随即微微扬起脸,露出白皙漂亮的天鹅颈,她身材妙曼,身上穿着薄薄的睡衣,眼尾带着几分慵懒,整个人透着漫不经心的美。时莺没回应,但助理全然忘记自己问了什么,呆呆看了她好一会儿。

    “没什么。”她接过助理手上的水果和黑咖啡,“走吧。”

    到片场,工作人员已经在忙着布置背景,天才刚刚亮就堆满了人。

    时莺进了化妆间,原本在讨论八卦的几个配角立马压低了嗓门,好像她是什么洪水猛兽一样。圈内谁不知道,时“影后”可是贺导一手捧出来的,人家背后有资本,可不好轻易得罪。

    他们不说时莺也知道他们心里想什么,但她没给出过多反应,仅仅是冷淡地坐下来看台本。化妆师过来化妆,也不敢多说什么,她知道时莺这个人对谈论圈里哪个女明星被包养了、哪个男爱豆孩子都有了这些话题并不感兴趣。说多了,反而会叫她心生厌恶。

    她侧脸轮廓十分优越,化妆师小心翼翼地在这张完美的画纸上作画,生怕自己破坏了什么上帝精心雕刻的作品。

    化妆师心里悄悄感慨,这张脸,这份气质,也难怪能被那么挑剔的贺臣泽看上。

    周围小小的议论声将时莺隔绝在另一个世界里,直到男主角的扮演者祁燃进来。

    “时莺姐,你已经来了?”

    他整个人像是向上生长的蓬勃青藤,长腿跨进来的瞬间像是从另一个世界的春天里出来的。

    祁燃比时莺小一岁,跟谁都处得来,算是剧组的小开心果。有黑粉说他阳光大男孩的人设全是营销来的,但事实上私底下他也是如此,好像一个不知疲倦的太阳一样,无时无刻不在发光。

    可时莺不喜欢,太耀眼了,好像将她所有藏在隐秘角落里的东西都照得一清二楚一样。她怕再多看两眼,就会被灼伤。

    她没应,眼神却仿佛在说,明知故问?

    “时莺姐,你昨天晚上好像没休息好。”他又说。

    时莺这才侧过脸看他,表情微微带着几分不解,

    她挑起眼尾,轻笑着问,“不然呢?”

    他们每天凌晨收工,天没亮就起来,谁能休息得好?

    祁燃觉得她这副模样有几分俏皮,又好像带着可爱的刺,无端让人想到雨夜里艳丽的蔷薇花。他情不自禁地跟着笑了起来,嘴角露出一颗可爱小虎牙,他似乎还想说话,时莺直接闭上了眼睛,她在进入角色状态。

    祁燃知趣地安静下来,坐在一旁看剧本。

    在电影里,时莺演的是一名杀手,动作戏很多。

    虽说剧组里有替身,但她为了效果基本能做到的动作都是自己来,以至于到现在背上的伤都还没好。

    拍完上午的戏,时莺身上已经不能看了,脸上都沾上了污泥。见她处理完,祁燃有些犹豫,但还是靠过来,“时莺姐,能不能加你的微信?”

    说完前半句,他似乎更有勇气了一些,开玩笑道,“我都有其他人的微信,唯独没有你的,你是不是对我有意见?”

    时莺没说话,算是同意他加,她拿出手机,似乎是同一时间那个很久没有消息的头像上多了一个红点——

    “晴天。”

    与这两个字一起回应的,还有一张清澈的天空,上面涂满的蓝色美到令人窒息。

    她有些失神,似乎能触碰到男人呼吸的空气。

    他居然会发图片给自己。

    祁燃想说什么,还没来得及扫微信到身后的经纪人拽了他一下,到了远处角落不知道同他说着什么。

    不过就算时莺听不见,她也能猜出来,大概是说,“那个时莺是贺导的人,你也敢招惹?”

    贺臣泽这三个字,放到圈内就算不炸出一个坑也会掀起一层巨浪。他出生于电影世家,不仅背靠资本,手上还拥有无数人脉,只需要稍稍动动手指头就能摁死一个圈内人的后路。

    年轻人,简直是不知天高地厚。

    时莺不知道想到了什么,唇角染了几分浅淡的笑意。

    “你什么时候回来?”

    这回那头回复得很快,“想我了?”

    “想。”

    一整天的阴郁心情一扫而空,时莺唇角勾了起来,大概是意识到自己脸上的笑意太过,她收敛了一些。

    贺臣泽又发来一条消息,“下个星期。”

    即使他没有再说什么,时莺仍旧觉得乌云遍布的天空透出一丝阳光。她甚至能想象出贺臣泽回消息时漫不经心的模样,他敛着眼睑时眼尾勾起一个自然却又漂亮的弧度。

    一星期后,时莺难得有一天行程松了些,经纪人程霜说带她去吃饭。她以为要见什么圈内的人,一打开包厢远远地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。

    贺臣泽坐在明暗交界处,眼神有些晦暗不明,他双腿交叠在一起,戴着银戒的手放在膝盖上。余光瞥到门口的人,他慢慢抬起脸,“过来。”

    语气带着点高高在上的命令意味。

    时莺耳朵发痒,她已经很久没见贺臣泽,久到现在只是瞥到他的黑色衬衫就觉得喉咙发紧。她咽了口唾沫,眸光接着往下看,落在他露出来的被袜子包裹的一截脚踝上。

    人带到了,程霜对两人的关系十分了解,于是后退一步关上门。

    时莺慢慢走过去,原本想坐在他旁边,突然被长臂揽住了腰。她被轻轻一带,坐在了男人膝盖上,隔着西装裤,时莺能感受到臀部下绷紧的肌肉。

    贺臣泽像是逗弄宠物一样拨弄着她柔软的头发,“我的小夜莺,瘦了。”

    时莺轻轻解释,“角色需要。”

    “等杀青了再养回来。”贺臣泽掐着她盈盈一握的纤腰,拇指带着滚烫的温度,“怎么好像一掐就要断似的。”

    说着时莺的手被带到他腰肢上,她不满,“贺导这会儿不要求我控制体重了?”

    这句话说完,两个人之间的气氛活跃了不少。时莺搂着他的腰,却不敢做更过分的事。他这副永居神殿的模样,总叫人不敢亵渎。

    她只能被动接受神明偶尔的施舍,譬如落在眼睑上漫不经心的亲吻。

    只有在贺臣泽怀里,时莺才觉得是真正的自己,她像深海里的鱼,只有在贺臣泽这片海里才能呼吸。

    空气里渐渐安静下来,没有人再出声。

    不一会儿,服务员敲响了包厢的门,将一道道精致可口的饭菜端了上来。时莺正在拍戏,要控制体重,“贺臣泽……你是故意点这些勾我的馋虫吗?”

    他伸手摩挲着女孩脆弱的脖颈,“多吃一点。”

    说着便不顾时莺的意见,给她的碗堆了一个小山堆。时莺刚开始用自己要拍戏的理由拒绝,但贺臣泽很专/制,完全不顾她的想法。

    在他眼里,她好像就应该是一个乖巧的玩偶,只需要顺从就好,不该有丁点自己的思想。

    时莺瞥到他给自己夹了她最不喜欢吃的西红柿,她张了张唇,犹豫了片刻还是没有开口说什么。

    吃完后,贺臣泽开车送她去酒店。时莺有预感接下来会发生什么,心口扑通扑通地跳。她偏头看了一眼贺臣泽,男人还是一副不紧不慢的模样。

    他的黑衬衫往上卷了一截,露出流畅的肌肉线条,随着手臂的动作凸出几根青筋,很难让人不想象他身体里蕴藏的力量。

    到了酒店门口,时莺抬手戴好黑色口罩。事实上这种东西很多余,一来是贺臣泽的脸也十分有辨识度,虽然他是个导演,但是关注度比一线明星还要高。二来圈内人都知道两人关系,没一个不敢去爆贺臣泽的料,蹲守在酒店附近的狗仔看到两人连拍的欲望都没有。

    时莺带贺臣泽上楼,她低头看了一眼贺臣泽骨节分明的手,很想抬手去牵,但是又没有勇气。

    一直到进了房间,时莺终于鼓起勇气踮脚亲了一下他的下巴。贺臣泽喉咙里滚出一声轻笑,好像被取悦了一样。

    但这种喜悦,似乎并不是因为特殊的情感,而是对女孩的掌控。

    他抬手揉着她的唇珠,哑声问,“跟男主有亲密戏吗?”

    “没有。”时莺认真地回答,“我拍的这部电影基本都是……”

    但贺臣泽明显对她后面的话不感兴趣,“乖。”

    吻这才散漫地落下来,男人抬起她腿弯,“帮我解开。”

    汹涌的春潮比那场暴雨还要急促,瞬间淹没了整个房间。时莺像是溺水的人,不可控制地上下沉浮,一会儿难以呼吸一会儿大口大口喘气。半晌后她眼尾沾上动人的红,被折磨得只能扯着他小声求饶。

    这仿佛是什么讯号,贺臣泽这才不紧不慢地进入正题。

    他始终理智清醒,将眼前当作是一场玩玩就好的游戏,从头到尾都像旁观者一样欣赏着女孩被他臣服的模样,甚至事后连一个吻都吝啬。

    半夜空气中旖/旎的气氛终于散开,时莺醒来后开了一盏昏暗的台灯。她看了眼身边连睡觉都矜贵无比的男人,突然觉得睡不着。

>>>>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 <<<<